乳源大峡谷 波澜壮阔的惊叹

 更新时间: [ 2007-09-07 10:29:12 ] 阅读 
如果您认为此文对你很有用请您分享给您的好友

  韶关旅游景点

  从广州到粤北韶关乳源县,200多公里路程。粤北,有广东最生动的地貌,而我们行将达到的粤北乳源大峡谷,则是生动中最波澜壮阔的惊叹。探访这种惊叹,激起同车所有成员莫大的好奇。因为好奇心的鼓荡,心情在畅达的高速路上踮步奔跑。

  车到乳源县城,沿323国道继续西行30多公里,在一岔道口转向南,再行30多公里,进入大峡谷所在的大布镇。从大布镇到大峡谷,还有4公里,但山路上驾驶的感觉,远不止这距离。在山与山之间穿行,400多个弯位,汽车从坡谷爬上山梁,再由山梁滑向坡谷,柏油路搀杂着土路,一路飞驰,山野林密风轻。

  峡谷就在平川后

  穿山越野,汽车嘎然停在一马平川的乡野近旁。车前赫然矗立“乳源大峡谷”的牌坊。车止处,就是大峡谷的始点。

  无法想象,宁静的川田身后,孕育着的竟是山崩地堑的狰狞!大地仿若被撕裂开来,一条长15公里,深300多米的裂痕令人望而生畏。平川数米开外的惊心动魄,就这样硬生生突显。现实突然断裂,想象顿然失色。

  伫立谷口的最初一瞥,就被一种无关岁月的静寂震动。岩壁像禅师的淡泊,让人汗颜。这一刹那,所有的感慨已是徒劳。顺人工开凿的盘旋石阶深入谷底,步移景异。谷内苍松翠竹,遮天蔽日;藤萝乔木,苍苍莽莽。尽管是进谷的短瞬,视线却被奇异的地貌迅速抓牢:岩壁以一种卓异的方式四立眼前——赤红,秃绝。时间肆意刻画岩表,却无力对捍深沁的绛红。任流光飘逝,岩壁依然兀自孤立,而那被打磨过的红,愈发赤灼着观者的心。

  空谷探绿听余韵

  下至约百米深处,是峡谷里的“回音谷”。谷底尽是山岩乱石。岩边一潭池水,潭上飞落着从谷口顺势而下的瀑布。飞瀑后的峭壁满布深青色的厚苔。暮春阳光下,那一潭的碎玉、那一壁的深青,吸引我们雀跃着踏过谷底的乱岩,直面最近的风景。但是,我们很快在这袭深绿面前静穆下来。跃动的水花、跳跃的光线提醒着我们,只有深沉如这峡谷般亘古的生命,才能积聚这惊魂绕梦的原始生命的亮色。

  临潭望瀑,水源不大,势不磅礴。飞流紧随峭壁,飘飘渺渺,散淡洒泼。

  究竟,那是烟还是水;究竟,那是在流还是在飞。站立,良久。我依然无法判断。我也无法理顺,我们究竟是面水,还是面壁。或许,根本无法思考;或许,根本无需思考。归于原始,自会清澈;融入自然,自会淡静。

  与我们一起临潭观瀑的,还有身旁一块巨石。巨石昂首,如千年老龟俯在潭边,其神奕奕,仿佛不甘停驻。或许,它曾雄踞山颠,分水断流,然而却终究被流水卷至深潭边际。此刻,它依然倔强地孑然守望着奔瀑,是否在觊觎乾坤的再度轮回?

  猛地,飞瀑的落潭水声中间断传出鸟鸣。定睛细看,竟有鸟影闪烁于泉岩之巅。这派天籁情景诱发了我们心底孩童般的兴奋,忍不住仰天欢呼起来。没想到,山谷应声,余韵缭绕,经久不散。“回音谷”的这份馈赠,带来了莫大的惊喜。

  水刚石柔济幽峡

  步着山谷余韵,继续朝谷底下行,远处密林掩映,林后峡壁上隐约一涓细水。莫非是空穴飞瀑?好奇心促使我们加快脚步,绕过几道弯后,避开丛林的遮挡,但见这样的奇异画面:水的温婉穿行于石的坚硬中。远水传声,近石默语。有声与无息就这样在谷底对峙相依。而凄草繁木的枯荣,见证着这种对峙相依的亘久。

  这一绢细水,就是大峡谷的“一线瀑布”。

  顺着栈道一直下行,就能通至幽远的大峡谷腹地。流泉飞瀑夹道,蝉鸣翠色伴行。栈道蛇行,亲近自然原生态的梦,就能够顺势蜿蜒抵近。在大峡谷洞开的天地间,随意放眼,触目皆是一幅幅水与石的原始静美画面——

  栈道拐点的弧弯处,一口小石潭的澄明引人注目。可是驻足细看,却心生疑窦:谷底无尘,何以水镜无踪,视线混沌?水清浅处细看,恰是波外风软,吹皱一泓春水。

  在一个分流的小瀑前,我被一种浓酽得失真的绿色牵扯,流瀑那倾情一泻,岩壁那执著一碧,使我坚信,瀑下潭底的绿,是被这挂流瀑扯下崖壁上的绿沾染浸透的。

  顺着叠石上行,再度被眼前景观震撼。岩石黝乌,奔瀑素白。耀目的雪净,飒然奔洒在锃亮黝黑上。乌黝的圆滑,白素的刚健。峡谷深涧,用最朴素的方式陈述着水石刚柔的辩证:从强硬到冥顽,从冥顽到圆滑,直至顺从,却都无法阻挡跨越时空的柔韧。上善若水,在历久弥新的坚持面前,所有的貌似强大都烟然失态。改变的,又岂止色态、容颜?

  飞瀑前的一个倏然转身,再见一口静潭。在发端与奔走间,水在此驻足。动静行止间,或许只有短暂停留,才更明了,何谓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滴翠清谷散罗云

  我们在谷底渐行渐深,流连于胜景连连,忘情于幽谷森森。不觉间,峡谷的一线天空被重云渐渐遮盖了。骤雨即将来临。光线开始暗淡,谷底变得森冷和诡异。突然,一个乍响,春雷在峡谷里震荡。旋即,雨点如豆。在栈道奋力奔跑。此刻才发现,峡谷原始得连蔽雨的地方都没有。好容易才找到一段人工渠的岩下勉强容身蔽雨,而此时我们无一例外地被淋得透湿。

  这场夏雨,下得始料不及、漫无边际、酣畅淋漓。大雨中断了我们峡谷中的行走,也模糊了峡谷的风景。及至骤雨初歇,我们沿坡度达50度斜角的“通天梯”,攀爬1386级石阶登上谷顶,才知道,骤雨为我们带来意外的惊艳。

  走在谷顶的栈道上,平视先前在谷底需要仰视的、从谷底耸起重峦叠嶂。骤雨,浓透了翠透了谷,洗透了醉透了心。雨后深谷,含烟惹雾。春欲去,极目淡送山天远。深谷里,透翠四合,暇烟漫起。唯恐刹时美景烟消,悉心敛息定格,却怎奈,山容水态依然好,惟有绮罗云散。

  登上谷顶,先前满目的飞瀑流水顿时无踪。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目之所至,云雾升腾。其实水并未“穷”,只是原先从谷底仰视的瀑布,现在却从脚底汩汩涌出。而透过眼前渐散的云烟,似乎能够看到内心深处渴望登临的另处山峰。

  白天不懂夜的黑

  归程是那样顺畅,汽车在山道中盘旋,心绪如暮春青葱的山野,野绿野绿。敞开车窗,山风拂面;敞开心扉,美景入怀。为一丛佳木停车拍摄,为一片旷野慢行饱览,为一段青石古桥绕路细看,一景一物皆有情……

  一径翠叶,引领我们往复于峡谷、平川。光阴悄然在归途消逝,不觉中我们已经在黑暗中探索来路。山区公路既没有路标,也没有路灯,暗夜中行车,全凭感觉。

  在忽上忽下的山道上,在山林掩映的漆黑中,我们已经能够看到远处璀璨的灯火!那是就是我们即将歇脚的中转站――乳源县城。在光明顿现的刹那,我们每个人身上都弥散着走出迷途黑暗的快感。旅途是什么?旅途就是期冀快乐,寻找快乐,得到快乐的一路体验。旅途,还将在记忆和心海中的渐行渐远、渐入渐深。

  入夜,在宁静的小城歇脚。人和车,在劳顿中睡去。

  相关联接:

  交通:从广州(深圳)自驾车走京珠高速公路到乳源行程约200多公里,路况良好,需时约2小时,高速公路交费165元,下京珠高速后到乳源大峡谷70多公里的盘山公路,路面以水泥柏油路为主,个别路段为沙石土路。沿途大小400多道弯,风景优美,但道路狭弯急,建议安全为重,不要随意停车观景。这70多公里的山路,基本需费时两小时。

  住宿:在离景区三公里的大布镇有住宿,客房二星级标准装修,景区可以帮助代订;也可以在乳源县住宿,目前乳源县城有二星级以上的星级酒店4家。

  韶关酒店 : 韶关西河流花宾馆韶关橙屋酒店

  餐饮:大布镇有大小餐厅十多家,以淮扬菜、客家风味及大布镇当地风味为主。其中以风味餐厅、河蚌餐厅质量相对好些。

  购物:景区内和大布镇均有购物场所,礼品有大布五彩石、水晶石,土特产以大布豆腐、大布腐竹、番薯干、荷兰豆、花生、竹笋等农家产品为住。

  民俗:大布人有赶圩的习俗,每月逢5或10的倍数为圩日。

请留下微评,供更多网友做为旅行参考
推荐内容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
关于我们 - 预订须知 - 酒店加盟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5-2011一方旅行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