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难度最高的徒步线路(乳源大峡谷)

 更新时间: [ 2007-04-29 15:29:41 ] 阅读 
如果您认为此文对你很有用请您分享给您的好友
  早就听说乳源大峡谷是广东难度最高的徒步线路之一,心甚向往,所以得知3月份有个团要穿越乳源大峡谷,想都没想就报名了。

  热身运动

  临行前组织者雄哥发邮件,让参加者到原来的小山户外见面,说是要检查装备,每个人都要负重10公斤以上;又说没有攀岩经验的人一定要来,进行攀爬练习。我当然没攀岩经验,只在电视上看过第一个攀上岩顶的人背着降落伞纵身跳下悬崖,觉得那是特高深、离自己特遥远的事。可我要上班,所以没去。

  清晨上路

  从广州出发的时间定在早晨6点45分。赶到烈士陵园门口,看到一辆破破烂烂的面包车,队友大只佬背了个巨型背囊,挺像那么回事。在把所有的行李堆进车箱后,我实在看不出这车还能再装11个人(不包括司机),但我们还是挤了进去。我的腿边也挤了个大包,包主客气地跟我说:“你可以把脚放在我的包上。”我没那么做,因为不想让自己一路保持着胎儿在娘肚里的姿式。

  汽车离开国道驶向英德后一路风景优美,可我无心欣赏,睡眼朦胧。

  练驴屁股

  上午11点多,面包车停在了石牯塘镇附近的一个村落。我们把包从车上转移到一辆拖拉机上,然后爬上拖拉机,向徒步的起点———黄洞村进发。天上开始飘雨,四周的山笼罩在薄薄的烟雨中,红色的土地绿色的树白色的雾,诗情画意。

  一路都是沟沟坎坎,颠得人根本坐不住,有走过大峡谷的驴友说“在大峡谷里是练驴蹄子,出了大峡谷(说这话的人是反过来走的)练驴屁股”,指的就是这一段。

  进大峡谷

  到黄洞已是一个小时后。下车背上背包就出发了。

  最初的一段是翻山,路很好走,一个半小时后,我们已到了山的那一边。又走了约20分钟,看见了宽阔的石滩和大峡谷主流,石滩上开着鲜艳的花。

  因为我们的行进速度一直比预想中略快一点点,所以雄哥准许我们在石滩上玩半个小时,对比后面的路程,这真是奢侈的享受。

  石滩以后的路依然不难走,都是在贴岸的树林里穿行,透过缠绕的藤萝,隐约可见溪水缓缓南流。

  四渡溪水

  又行至一处石滩,水中有一大石,如遭剑劈,裂成截面平整的两块。雄哥指示我们换装———长裤换短裤、登山鞋换沙滩鞋,然后手拉手过河。

  水不深,刚到膝盖,只是冰凉,一群人走得嘻嘻哈哈。没走多远,又要往回过河。这回水一下子深了,没到大腿根。众人面面相觑,裹足不前,雄哥说:“看什么看,过呀!”

  如此往返涉水4次。

  哪部分的

  第四次渡水,出现一条支流,是往小峡谷的,那是另一条徒步路线。小峡谷口的山上立着几顶五颜六色的帐篷,应该是另一支徒步队伍。山上几个眉目不清的人遥遥地向这边喊:“哪部分的?口令!”我们乱哄哄地回答:“天王盖地虎。”“此山是我开。”那边哑然。

  雄哥开始给我们鼓劲,这个宿营地不好,前面有一营地,在崖壁上,比这儿好多了,再走半小时就到。

  路没有了

  接下来是山路,刚走没多远,就发现路都被成片倒下的竹子挡住了。扒开一片又有更大一片,上下皆无路。在林中寻觅良久,找到一条下山的路,下到溪边时已过去了差不多一小时,营地还是不见踪影。

  刚下到溪边时松了口气,随即恨不得立即爬回山上———溪边的石头滑极了,而且没有树和山石可以扶,不时有人摔个大马趴。一个戴眼镜的男孩脚下打着趔趄问我:“到底是我这鞋滑呀,还是这路滑呀!”

  望梅止渴

  好不容易走到一处崖壁,很小,不像是能容下11个人扎营。问雄哥是不是到了,他说没有,还在前面,要先过一条小溪。继而说,这个地方怎么行呢?那里比这儿好多了。

  我听见有人问:“不说走半小时就到吗?”

  树真可爱

  走到一块平滑如境的倾斜的大石头旁。同伴向前试了两步,根本站不住,索性像坐滑梯一样滑了下去。我正想着该怎么下去,听见后边雄哥在喊:“大家把头灯拿出来。”在口袋里找头灯,一不留神,坐了个大屁墩,跌得五脏六腑错位,不留神滑了下去,一步一滑往前走,不久终于看见一条上山的路。

  重新抓住坚实的树干,心中那个踏实,什么是世界上最可爱的?那还用说,结实而没有刺的树啊!

  天黑透了

  从山路上重新下到主溪流边后不久,我听见了叮咚的水声,是一条极小的溪流,随后看见一大块伸入溪中、高起的岩壁,岩壁表面又湿又滑,实在不像一处理想的露营地。我向前张望了一下,看不出再有可以安营扎寨的地方。

  同伴们似乎还站在我刚才摔跤的那块大石头的上方,我喊了两声,没人回答。天说黑就黑了,大峡谷尽没于无边的黑暗中,只有数盏头灯萤火虫般在遥远的夜中闪动,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可疑和难以揣度。

  不知过了多久,灯光和人声渐近。我这才发现自从到达石壁后,我一直保持一个姿式僵立着,没挪动过一小步,甚至连把背包放下的念头都不曾有过。

  腐败之旅

  我听见雄哥说:“到了。”众人纷纷发出诧异的声音:“这里?!”

  一通抱怨之后,大家开始扎营。我选了一处凹地,主要是因为这里腐叶多,没那么滑。扎好帐篷,立身一看,岩石上赫然多出一顶豪华宫廷式帐篷,金碧辉煌,是大只佬的。大只佬像献宝一样从他那硕大的背包里不断掏出让我们耳目一新的东西,可折叠的脸盆、滤水器……他支起气炉,坐上锅,烧水洗澡。然后又煮起了香喷喷的咖啡。一路辛劳终有所偿。

  我们问他:“除了厕所,你还有什么没带来?”

  岩壁之夜

  篝火生起来了,饭却迟迟不熟。一群人饿得眼冒金星。好不容易饭熟了,三口两口吃完,队友脚下打着滑去洗锅,又是半天;然后等汤滚,等得睡眼朦胧。

  大峡谷之夜,没有想象中的浪漫,没有网友说的星星和月亮,或者有,因为怕摔跤也没功夫看;岩壁太小,又湿又滑,一不当心就踩进水坑里,众人只得挤作一处,或站或坐,保持一个固定的姿式。

  入睡前,听见有人嘀咕了句:“也许明早起来,发现我们扎营在一个特别可笑的地方。”

  这100米

  第二天早早起床,清扫营地,我的包里被塞进一大袋垃圾,这些东西要到前边的电站才能扔掉。

  因为岸边太滑,我们决定走山路。一群人一路向上,眼见将近山顶,又急转直下。众人直犯嘀咕。

  下山的路似乎是沿着一条旧日溪流前行,很多地方都找不到手位和脚位,几个胆大的把包扔下去,然后自己跳下去。好不容易听见了峡谷主溪流的水声,却见领队的又往回走,说前边没路。我下到溪边向来路张望,略让人欣慰的是,我们距离宿营地还是前进了大约100米,此时,两个小时已经过去了。

  过“鹰嘴”岩

  重新回到溪边后,又开始一次次过河。有一处太深,必须从淹在水里的独木桥走过去。独木桥其实是棵不算太大的树。过去之前,雄哥先渡到对岸,拉了根绳子作保护。

  之后就是大峡谷最危险的地方。这一段是峭壁,水边没路,峭壁上的小路被一块突出的大石阻断,必须抱石而过。这里被称作“鹰嘴”,雄哥在这里也拉了绳子作保护,过的时候要系安全带,然后把安全带的锁扣扣在绳子上。

  我发现安全带对过“鹰嘴”本身并没帮助,只是在失足跌落时,可以防止你掉入深潭,过的时候还要不时地拖着安全带的锁扣往前走,反而麻烦,于是干脆不用安全带。到了“鹰嘴”边,伸手到石头的另一面,只摸到一个仅容几根指头的小洞。前边的人说,只有这个手位了。犹豫了一下,一悠,也就过去了。

  幸福时光

  过了鹰嘴岩,看见先过去的同伴很惬意地躺在溪边一块巨石上,翘着大脚板在看我们。这是我在大峡谷中见到的第一块干燥、洁白、平整的大石头,当我终于也能躺在上面的时候,真正感觉到了什么叫幸福。

  从平躺着的角度看来路更觉惊险,我从防水袋里往外拿相机打算拍些惊险镜头。这时却出现了真正惊险的一幕,雄哥在往巨石这边走时,忽然失足,整个人急速下滑了数米,直到离溪水不到1米的地方才止住。

  有几秒钟他一言不发。

  重回人间

  我们在山路上疾走。过“鹰嘴”岩和随后一次过激流花费了大量时间,雄哥显然对我们能不能在天黑前赶到峡谷出口感到了担心,像赶牛一样,前后吆喝着。

  走着走着,眼前豁然开朗,竟然出现一大块耀眼的水泥地面,接着我看见了水龙头、垃圾桶,天哪,还有标准的卫生间———前进电站到了。

  稍事休整,我们沿着一条宽阔的碎石路继续前行。这时,迎面开来一辆女装摩托,上面坐着两个花枝招展的女孩。众人眼放绿光,面露贪婪。我知道他们没在看花姑娘,他们在看摩托车。

  边走边唱

  过了第二个电站英明电站以后,我们上了引水渠的堤坝。这段全是平路,不过只有40厘米-60厘米宽,一侧是深谷,另一侧是引水渠。

  一个同伴有恐高症,旁人说:“你千万不要往两边看。”

  大峡谷在这里明显变深,显出了它的磅礴气势。有一段路,我们走在万丈悬崖上,大峡谷壮丽的景色直撞入我的眼,叫人一阵眩晕,不能正视。

  为了分散恐高症队友的注意力,雄哥开始唱歌。都是很老的歌曲,老得我听都没听过。很快他就把会唱的歌唱完,又唱回第一首。我们说“磁带又转到了A面”。

  又是夜路

  走完引水渠,天全黑了。大峡谷又恢复了它昨夜令人恐怖的面目。借着头灯的光,我看见前边的人纷纷侧身,贴着一面崖壁像壁虎一样向前游动,于是照样做。崖壁非常光滑,连一丝缝都找不着,脚下也滑。远远跟在后面的队友后来告诉我,其实再往下一点就有平路,刚才那段并不危险。

  这时,听说有两个人走散了。正说着,峡谷里看见两盏头灯在晃动,我们用头灯示意他们往左走,他们也用头灯示意,但因事先没约定,谁都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自我介绍

  不久到达缆车站。缆车还开着,这让我们欢欣鼓舞。因为如果错过缆车,我们必须再负重走一千多级楼梯。

  等剩下的人的时候,我们这些因为这次暴走而认识的人才开始作自我介绍。

  痛与快乐

  缆车终于开始上行,我们憧憬着晚餐———已经一天没吃饭了,众人纷纷抱怨这一路艰苦超出了想像。

  一个人宣布:“我还要再走一次大峡谷。”接着大笑,“除非我变态了。”

  我开始回想刚刚结束的大峡谷之行,细细地想大峡谷的样子,我发现我对大峡谷的记忆几乎是空白,除了万丈悬崖上那一瞥,除了众人狼狈的样子,除了混身的酸痛和伤痕,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只剩下单纯的快乐。

  旅游拐杖

  [装备]

  ●背包

  一定要用优质的专业背包,能承重,经得住摸爬滚打,包括从山上扔下去,而且最好是防水的。

  ●鞋

  穿登山鞋走山路时会比较舒服,但“老驴”走此路一般都穿解放鞋,因为抓地性能和脚感都好过登山鞋。另外一定要带沙滩鞋,用于过溪水。个别危险路段最好光脚过。

  ●食品

  最好带上比预计的穿越时间多一天的口粮。在到达黄洞前,峡谷内没有任何补充食品的地方。

  ●帐篷

  要用蒙古包式帐篷。因为通常找不到地方扎营钉。

  ●防潮垫

  一定不能省,峡谷的地非常潮湿。如果有条件,可考虑带充气垫,关键时候能当船用。

  ●头灯

  一定要带,还要带备用灯泡和电池。

  ●睡袋

  不必太厚,关键是轻。

  ●防水袋

  行程中要多次涉水。如果背包本身不防水,一定要带上,用来装手机、相机等怕水的东西。

  ●防护设施

  包括绳子、安全带等等。

  军用水壶、药品、小刀、打火机或火石,若干张用于引火的报纸。

  [注意事项]

  不要单人穿越大峡谷;在无熟悉当地情况的人陪同的情况下,不要穿越大峡谷;千万不要在雨季穿越;最好参团穿越,网上有相关资料;避免天黑以后行军。

  [交通]

  先乘火车至英德,英德至石牯塘的班车极多,差不多10分钟就有一趟。从石牯塘到黄洞只能包拖拉机或步行。

  大峡谷缆车的价格是30元/人。从峡谷出口到乳源大布镇有3公里,可搭摩托车。

  从大布镇回广州要先乘车到乳源,再转到韶关。大布镇到乳源的班车每天两班,开车时间分别是13∶00、16∶00.乳源到韶关班车极多。韶关到广州建议乘火车。

请留下微评,供更多网友做为旅行参考
推荐内容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
关于我们 - 预订须知 - 酒店加盟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5-2011一方旅行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