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星级查找成都酒店
·按房间价格查找成都酒店
·一方订房网推荐成都酒店
·热门城市酒店
 北京酒店   上海酒店   深圳酒店   广州酒店   南京酒店   成都酒店   西安酒店   苏州酒店   桂林酒店   三亚酒店   杭州酒店   厦门酒店 

宽窄巷子 最成都

 更新时间: [ 2009-03-20 ] 阅读 
如果您认为此文对你很有用请您分享给您的好友

  在中国,成都是惟一一个历经2300余年,城名未改,城址未变的地方。现在,作为这座城市历史最久远的街区之一,宽窄巷子成为了“最成都”的标志,老成都的城市品位、人文精神,在这里传承下来。

  宽巷子黑色木门挡尽喧嚣

  走过有些繁杂的小店铺,就进到宽巷子,每朝前迈一步,就多贴近了清幽,直至轻声咳嗽也可引起人回望。如果遇上好天气,阳光懒洋洋铺上房顶小青瓦,宽巷子层次分明,楚楚动人。

  少城拆迁进行保护性改造的消息,也只让宽、窄巷子成都这两条最古朴的老巷喧嚣了半天,之后,重归闲适。巷子里的居民、附近小店的老板、慕名而来的外地人,还是习惯靠把竹椅在街边闭目养神。偶有收旧货的人骑车“哐哐当当”经过,也不扯开了嗓门吆喝。

  宽巷子11号宅院的大门歪斜得厉害,它是以这种招人眼目的方式,吸纳阳光深入庭院。宅院主人讲起它旧有的面貌,应是池水涟漪,古井深幽。当初的八旗子弟就在这个禁城之内栽花养鸟,营造假山,四处洋溢着鸟语花香的古代园林气象。相传,这座庭院在解放前是刘文辉部下、川西电台台长陈希和的住宅,蒋介石也曾来过。主人推测刘文辉起义时,向解放军发出的降电也由此发出。

  宽巷子35号门前,穿花格冬衣的女子正在织毛衣,身后伴着黑色的老旧木门。这种景象已经淡忘了好多年,重新遇上时,整个记忆刹那间鲜活起来。这个宅子原是民国时期巨丰银行行长张采秦的旧居,如今内院建筑已经尽拆,修成了一家单位的宿舍,只留有老旧门庭追忆往事。

  窄巷子陪伴宽巷子忠实的兄弟

  窄巷子就像忠实的兄弟,与宽巷子背靠背站立了两个多世纪。留意巷子两侧,会发现几处宅墙较矮,墙头杂草枯黄。而有弓形门开在墙中,不足人高,都已用砖石封堵。年老的人会了解,这就是宅院所开的便门,专门提供给清除粪水的人进出。

  一处门庭高大的宅子,显示旧主人地位显赫,门两侧,由红砂石凿成的拴马桩,深嵌进墙体。一个拴马桩已经断裂,可以想象出男主人事务繁忙,以及他有一匹生性不羁的骏马。

  若时光重回,出巷尾对街处有一同仁工厂,生产包装盒子,是有钱的满蒙后裔在辛亥革命后筹建,为生活无着落的八旗子弟解决温饱所需。临解放前工厂倒闭,现今它的旧址上又新修了楼宇。

  旅舍西装革履恕不接待

  宽巷子里有小观园等旅舍,一年四季住客南来北往。巷子四周是宽阔马路,交通十分方便,通常花上三四十块钱,就可以在旅舍睡个舒适觉。成都有更多更知名的酒店,也不知道来成都的人,是怎样寻觅到这样一个旅途中的安乐窝。

  一家叫龙堂的旅舍很特别,在进大门的公告墙上,写着“西装革履者恕不接待”,壮了旅途劳累者迈入的勇气。历史上的老巷子还要静谧,傍晚时分巷子里已没有路人,路面长满浅草。只有在逢年过节才热闹些,每户人家挂了灯笼,在夜里弥漫红彤彤的烛光。旅舍与住店人正要追求这种古朴气质,住宿楼古色古香,厅堂里摆了两张陈旧木椅。

  虽是冬季,旅舍里照例住了10多名老外,背起大行囊早出晚归。进出店门,老外总仰头分辨灯笼上的图画,希望梳理出成都文化肌理。

  巷子里免不了要有茶社,千百年来,成都人以此作为与生活的最佳契入方式。年老的人还习惯叼根旱烟,手扶盖碗茶,目光宁静地打量与自己一样苍老的四合院。每当此时,时光仿佛凝固,老人也成了风景雕塑,让路过的DV青年望得出神。

  年少一点的喜欢去酒肆,位于龙堂旅舍旁的这个酒肆一样张狂着个性,主人题名为“景阳岗”。宽巷子不宽,酒香从巷头飘到巷尾,阳光从泡桐树枝叶里滤下来,身上斑斑点点。即使酒不沾唇,人已早醉在老巷子里了。

  画院在清幽中泼洒水墨

  在宽巷子、窄巷子附近,同仁路与支矶石交界处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建筑———成都画院,门口两株高大的银杏树枝繁叶茂,枝干粗大,一人已经无法合抱,据说这两株银杏树的树龄均在数百年以上。就是为了这两株树木,下同仁路改扩建工程向西移了数米,为此成都市政府多付出了2000余万元的拆迁费用。然而,看到这样的树木,2000多万元会突然觉得还比不上银杏树上落下的一片叶子。

  走进画院,青石铺成的院坝内排着座椅,供人休闲喝茶。阳光懒懒地照在四合院的青瓦上,眼前的黑墙,青瓦,朱红的房檐,讲述着久远的历史。院子里时常可见前来喝茶的人们,他们中许多人的谈话内容如院子上方的天空一样的玄远。诗词、歌赋、书法、绘画等均可以在这里听到茶客们细细道来。坐在院子里,在喝茶之余还可以去看各种画展。

  1982年,在宽巷子、窄巷子附近,同仁路与支矶石交界处修建了成都画院。成都画院由三个四合院组成,其中两个四合院是在修建蜀都大道东干道时,经当时市领导亲自批示从正在扩建的暑袜街和红星路搬移来的,都为晚清时期的四合院建筑。

  四合院讲述一个王朝背影

  宽、窄巷子里的四合院住了许多人家,有的厚门紧锁,像是一不经意,累积百年的故事会倾泻而出,只能任人揣测它的神秘幽深。有的宅院大门敞开,院里高高矮矮晾满衣服,自行车也随意靠在墙根。一扇门,看尽市井闲情。

  到巷子里,始终对这些深宅大院充满好奇,也只管拣了感兴趣的院子推门而入。进到门内只需数步,就会恍然大悟,已经走进某家住户的卧室或客厅。主人已经习惯有人来参观,不会有人警惕呵斥。

  高大的门墙,与低矮的院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窄窄的巷子两侧排开,黑色、厚重的院门上斑驳的色彩讲述着久远的历史。在那一扇扇门的后面,是一个王朝的背影,然而现在已经逐渐远去,正如那些已难见原貌的宅院一般。

  少城是北方式的军事城池,其建筑风格也具有浓厚的北方四合院的色彩。走进宽巷子16号,各种用红砖、石棉瓦搭建的住房已经使整个宅院失去了原有的结构布局,自行车杂乱地停放在院子内。“83号是这条巷子里保存得较好的了,其他的都不行了。”76岁的老人冯新德告诉记者。

  83号院位于宽巷子西侧,随着“吱呀”的一声,沉重的院门被缓缓推开。几株大树撑起一片绿阴,将院子的前半部分置身于阳光之外,一条2尺宽的石板路通向第二层院门,石板路的左侧是数间房屋,蜂窝煤在炉内闪着淡蓝色的火焰,一位老人坐在炉子旁静静地等待水烧开,一脸的如核桃般的皱纹尽显沧桑。时间在院子内似乎停滞了。

  与第一层院门相比,第二层院门显得较为年轻,通过这扇门,闹市的喧嚣不再听闻,眼前的景致又是一变。石板路在繁花、绿树间穿行,一直通向前面的台阶,拾阶而上,就来到一大屋的门前。雕花的门楣、门窗展示着过去的辉煌。

  走出屋子,正对着就是一个坝子,坝子内种满植物,初冬的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使人不由得想放下手头的工作,坐下来静静地喝杯茶,细数墙头上由于经年雨水的冲刷而生出的青苔。

  高楼更高,人情却变得寡淡。老巷子里质朴民风,温情得可以忘却一切烦忧。

 

(文/兰俊陈国忠)

  

请留下微评,供更多网友做为旅行参考
推荐内容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
关于我们 - 预订须知 - 酒店加盟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5-2011一方旅行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