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星級查找拉薩酒店
•按房間價格查找拉薩酒店
•一方訂房網推薦拉薩酒店
•熱門城市酒店
 北京酒店   上海酒店   深圳酒店   廣州酒店   南京酒店   成都酒店   西安酒店   甦州酒店   桂林酒店   三亞酒店   杭州酒店   廈門酒店 

藏式天浴 享受身心裸露的狂歡

 更新時間: [ 2013-04-23 ] 閱讀 
如果您認為此文對你很有用請您分享給您的好友

  普通藏族人家將怎樣度過他們特有的沐浴節?

  強烈陽光曬水熱,

  皎潔月光射水寒,

  待到棄山星升起,

  清淨溫暖好沐浴。

  ——西藏沐浴節民謠

  沐浴節在藏語里叫“噶瑪日吉”,意為洗澡。隨著藏歷的逐步完善,老百姓們已不需要再“觀天相”等“噶瑪熱格”出現,因為藏歷上早已寫明。比如2008的藏歷書上就在公歷9月9日那一天標明了“噶瑪日吉”。那麼,普通藏族人家將怎樣度過他們特有的沐浴節?

藏式天浴 享受身心裸露的狂歡

  (一)藏式天浴︰沐浴節傳說

  藥神“棄山星”,人間大救星

  相傳在很久以前,神醫宇托•雲旦貢布在西藏攻克了許多疑難雜癥,挽救了許多人的生命,得到了藏胞的擁戴而被尊為藥神。在他完成使命回到天上後,一場空前的瘟疫席卷了雅魯藏布江兩岸的廣大地區,草原上到處橫陳著黧黑的尸體,帳房里時時傳出奄奄的呻吟……

  雪域高原的生靈慘遭涂炭,無奈之下,民眾們高舉雙手,向著天上苦苦哀告︰“藥神啊!請睜開慧眼,看看我們的悲慘境況吧!請重返人間,救度被瘟疫和惡疾殘害的生靈吧!”

  哀告聲一直傳到正在天國樂園靜養的藥神耳里。他痛苦萬分,請求重返雪域高原。

  神王旺波杰青說︰“人有人的法律,神有神的規矩。你已去過一次人間,沒理由再去。姑念你心誠意堅,而且醫術高妙,限你七天七夜之內解救藏民,祛除瘟疫。如果超越期限,那天上的神罰是無情的。”

  藥神想,要在七天七夜走遍雅魯藏布江南北,為千千萬萬患者治好病是不可能的。于是他便化成一顆星,讓自己的醫術、藥物以及愛心統統化作光芒灑向雪域大地。

  就在這個夜晚,拉薩一位病得將死的姑娘,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藥神正站在城東南的寶瓶山之顛,將藥物撒向人間。藥物撒在山上,山上長滿藥草;藥物撒向江河,河水變為藥水。于是她掙扎著爬到河邊,將全身浸泡在拉薩河里。很快,奇跡出現了,她一下子變得精力旺盛;黧黑的肌膚,一下子變得白皙光潔;黯淡無光的眼楮,一下子變得明亮有神。奇跡出現了,姑娘活了過來!

  姑娘起死回生的消息不徑而走,所有的病人都奔向附近的江河洗自己的身子。很快,瘟疫退去,人們的痛苦得以解除。脫離苦海的人們,爭相向藥神歡呼膜拜,懇求他年年光照人寰,醫治眾生的疾病。

時間快活得沒有一絲兒汗味

  從那以後,每年藏歷藏歷七月六日至十二日,在整個西藏高原,都能看到藥神噶碼堆巴星(棄山星)出現在寶瓶山顛的天空,7天後又戀戀不舍地消隱。

  在這7天里,無論城市還是鄉村,無論牧區還是農區,男女老少,扶老攜幼,懷著下河洗澡能讓人身體健康,祛除疾病的美好願望,紛紛來到溪河湖泊邊,盡情地戲水,洗盡一年的風塵。人們先在岸邊洗頭,然後脫光上身,抹擦干淨,最後才下到河里游幾下。不僅洗澡,還順帶洗衣服,被褥。

  這樣的活動逐漸演變為沐浴節,又名“沐浴周”。當棄山星在夜空中出現,群眾性的洗澡活動開始;隨著棄山星隱沒,洗澡活動便告結束。

  沐浴節在西藏至少有八百年歷史。據藏文天文歷書記載,西藏這個時節的水有以下八大優點︰一甘、二涼、三軟、四輕、五清、六不臭、七飲時不損喉、八喝下不傷腹。以西藏的自然環境與氣候特點來看,這種歸納是有一定道理的。西藏高原冬長夏短,春天雪水冷刺肌骨,一般不敢下水;夏天大雨滂沱,山洪暴發,河水渾濁;冬天皮袍裹身,更不可能下河洗澡!唯有秋季水溫較高,河水潔淨,是適宜盡情沐浴的最佳時光。

  一年又一年,沐浴節不僅寄托著西藏人民對追求健康幸福的渴望,也寄托著西藏人民對雪域神靈的崇敬之情。如今,更成為藏族同胞獨有的一種休閑方式。

  內地詩人洋滔進藏歷經多年沐浴節之後,寫過這樣詩句︰

  天空湛藍的剪影

  洗亮一年一度的沐浴節

  時間快活得沒有一絲兒汗味

  ……

  一絲不掛的鄉村興沖沖地趕來

  擊一河赤裸裸的獷放

  洗平人生艱難的皺紋

  水仗把愛漂洗得更清澈

  孩子的紅領巾成了指揮旗

  把父母引向狂歡的意境

  波濤滾滾豐富了一河的感情

  一場藏式天浴的狂歡,就此拉開序幕。

藏式天浴 享受身心裸露的狂歡

  (二)拉薩河邊的快樂沐浴節

  等待“噶瑪熱格”現身

  我有幸跟隨一戶藏族人家體驗過一次難忘的沐浴節。

  一個古樸的藏族大院,數十戶藏族人家和諧共處,相安無事。這戶人家有一位年過六旬的老阿媽,兩個正值妙齡的女兒和正當壯年的兒子、兒媳,以及剛上小學的調皮孫兒。

  時值初秋,雨季剛過,太陽晴好,大院里家家戶戶養的花兒也開得正好,一朵朵爭相燦爛地綻放。

  西藏和平解放後,老阿媽接受過一些掃盲教育,普通話說得相當不錯。家里的其他成員或因工作關系或因上學接受教育的關系,用普通話溝通基本上都沒有問題。

  在西藏這個節假日眾多的地方,沐浴節並不是一個會放假的法定節日。一大早,兒子兒媳和女兒們都去上班了,小孫兒也上學去了,短暫的熱鬧之後,家里重歸平靜。剩下我一個人守候在家里,靜靜地等待著轉經的老阿媽歸來。

  “噶瑪熱格”每年都會出現7天,因此沐浴節也被叫為“沐浴周”,意思是這7天里都可以去河里沐浴。至于為什麼要等“噶瑪熱格”出現,剛剛回家的老阿媽給我講了一個古老的傳說,一個她小時候,她的嬤拉、媽拉一次次講給她听,而她也一次次地講給自己的兒女和孫兒听的故事。

  經過了3個月的雨季,初秋的陽光暖暖地照在身上,不知是因為這陽光,還是因為這動人的傳說,我不知不覺竟有些微燻。

  沐浴在院子里的陽光下,老阿媽一邊給我講著神奇的傳說,一邊做著沐浴節的準備工作。她將家里的卡墊套子、床單、被罩全都拆下來,並將兩個女兒前一天晚上準備好的酥油茶、青稞酒、糌粑、水果等食物仔細地收在幾個藏式食盒里。她說這些都是要帶到拉薩河邊去的。

  拉薩河邊

  忙碌了一陣的老阿媽端起一杯酥油茶,抿了一口後,對我說道︰“普姆(姑娘),再喝杯酥油茶,我們就到拉薩河邊去吧。”

  “啊,嬤拉,不都是晚上才去沐浴的嗎?再說覺究拉(哥哥)他們還沒回來呢……”

  “沒關系,不等他們了,我們先去。”

  我連忙端起手邊的酥油茶,暢飲一口。家里的兩個女孩為了照顧我的口味,特意打的味道比較淡的酥油茶。藏族是一個十分好客而熱情的民族,至今仍保留有獻哈達、唱敬酒歌的待客習慣,因此到藏族人家作客千萬隨意不得,一定要尊重他們的習俗。

  上午11時,我跟阿媽帶著一些要洗的衣物、被單等和部分食物出門了。阿媽說,剩下的食物讓孩子們下班以後到河邊的時候再帶。

  街上川流不息,大多的目的地都是拉薩河邊。

  堅持每天早上轉經的老阿媽腿腳十分利落,雖不至于健步如飛,也絕不顯老態。與她一同“負重”前行,我竟覺得有點吃力。

  沿著拉薩河岸往前走,已有許多人或浸泡在河中,或在河邊洗著衣物,以老年人居多,大概年輕人這個時候還都在上班吧。河邊零星地搭著幾頂帳篷,阿媽說,到下午或晚上,帳篷會比現在多得多。

  我想象著那個場景,綿延數里的拉薩河邊一頂又一頂帳篷,當太陽完全西沉後,帳篷里一盞盞的燈燃起,抬頭是滿天繁星,那該是多麼美麗呀!

  到了一個比較平坦的地方,阿媽說︰“就是這里了。這是全家商量好的地方。到晚上下班或放學後,孩子們會直接來這里與我們會合。”

  放下手里的東西,我坐在河邊喘著粗氣。在高原上“健步如飛”實在是一項體能挑戰!

  憑阿媽的經驗,現在的水還會有點微涼,可以先洗洗衣服,待洗完衣服吃點東西,到了正午時分,便可以下水了。衣物洗完就近晾在河邊的石頭或欄桿上。

拉薩河

  把沐浴節過成日光浴節

  下午3時,阿媽的兒子和兒媳帶著孫兒到河邊與我們會合,看到我驚詫的目光和詢問的眼神,覺究拉主動解釋,今天是傳統的沐浴節,因此單位的領導說如果大家手上的工作不是太緊的話,可以提前撤退。他說在拉薩很多公司都會在今天提前下班的。

  我恍然大悟,拉薩就是這樣一個悠閑而怡然自得的城市,沒有緊張,沒有喧囂,讓人舍不得離開。

  覺究拉帶來一頂帳篷,很快搭好了。他示意女同胞先去換衣服。阿媽和她的兒媳都進去換上了沐浴的裝束,而我也入鄉隨俗換好了泳衣,披了塊極大的披肩。剛剛我用手試過河水,雖然經過幾個小時的曝曬,但是還是有些沁涼,因此我做好了不下水的準備。

  看著阿媽他們相繼下水,我幾度躍躍欲試,但都沒有勇氣邁入冰涼的河水。阿媽善解人意地沖我笑笑,“普姆,不要勉強,這個水還是涼,你不習慣的話,可能會感冒的。”听得老人家如此一說,于是我坦然地裹著披肩坐在岸邊,開始享受日光浴。

  在西藏,享受日光浴,一定要搽好防曬霜,否則的話,西藏的陽光一定會給你一個慘痛的教訓。當然,除了防曬霜,一把遮陽傘也是很有必要的。

  不一會兒,阿媽的小孫兒已經游到了稍遠的地方跟幾個小孩子戲水玩鬧,覺究拉也難覓蹤影了。只有阿媽和她的兒媳兩人在水中梳理著長長的黑發。看著她們舒展的身姿,我好生羨慕。

  遠處不時飄來歡快的歌聲,那是藏族特有的旋律,和著那歌聲,岸上有幾個人不由自主地邁開了鍋莊的舞步。看著我艷羨的眼神,阿媽的兒媳說,到晚上的時候會有人燃起篝火跳鍋莊,那才叫熱鬧呢。

  我對晚上的活動充滿了期待。

拉薩河

  沐浴節有關的想象和記憶

  阿媽的兒媳來自阿里地區的高寒地帶,那里周邊水少,而且夏天時間極短。沐浴節的時候,她們的家鄉已漸近冬季。所以,她小時候只听說沐浴節,卻從未過過沐浴節。

  說起過沐浴節印象最深的事情,她回憶起了小時候隨父母去聖湖納木措朝聖時的一次經歷。她說那是在一個羊年(藏傳佛教認為,羊年轉湖,馬年轉山,猴年轉森林是佛的旨意)。那次深藏她記憶里的朝聖經歷,她第一次看到那麼藍的湖水,那麼干淨,那麼聖潔。她們圍著納木措轉湖,她自己也不記得走了多少天。她跟著父母一次次地在湖邊磕著等身長頭朝拜,直到有一天,父親說轉完了。

  就在那一天,他們在納木措湖邊里進行了一次痛快的沐浴。因為納木措是聖湖,人是不能直接進入湖水里去沐浴的,只能站在岸邊,用桶或盆從聖湖里打水出來沐浴。她和媽媽站在湖邊等著爸爸打水幫她們沖洗,而後媽媽又打水幫爸爸沖洗。

  她說那是最愉悅的一次沐浴經歷。沐浴過後,便覺得神清氣爽,渾身說不出來的通暢舒服。她虔誠地相信,聖湖里的水是最神奇的聖水。

  後來到拉薩工作、結婚後,她便開始跟現在的家人過起了每年一度的沐浴節。她感慨地說,如果小時候我也能過上沐浴節該多好。著她的目光,注視著與人戲水的兒子。

  確實,這樣的節日對于愛玩水的小孩子來說是個多麼愜意的日子;對于為工作、生活所累的人來說,這樣美好的記憶又是多麼難能可貴。

  想到此,我不由得有些嫉妒擁有這樣一個美好節日的藏族同胞了。

  夜幕下的和諧狂歡

  將近傍晚,阿媽的兩個女兒也來到了拉薩河邊。她們穿著艷麗時髦的泳衣,亭亭玉立。

  以前西藏人過沐浴節是不會穿衣服的,男女老少無所忌諱,赤身跳入河中沐浴嬉戲,即使女同胞也最多只穿一條貼身的褲子。隨著觀念的逐漸改變,越來越多的內地游客加入到沐浴的隊伍中來,很多藏族女士便改為穿著泳衣過沐浴節。當然,偶爾還是會有一些“開放”的阿媽、阿佳裸露著上身,恣意地浸泡在河水里。據一位曾經親眼目睹過如此境況的朋友說,在那種情況下,你不會有絲毫的邪念,你只會覺得那是世間最聖潔、最純真的美,是不忍也不能褻瀆的聖母光輝。

  太陽漸漸西沉,夜幕漸漸低垂。“噶瑪熱格”在天邊露出了頭,人群開始沸騰起來。阿媽在水里大聲地對我喊道︰“普姆,你真的不下水嗎?這可是藥水呢,能讓你百病不生呢。”

  我仍然沒有勇氣下水,裹了裹身上的披肩,沖著阿媽搖搖手。

  再過一會兒,阿媽上岸了,她說今年的沐浴節過好了,招呼我去換衣服。換上了日常藏袍的阿媽坐在我身邊,撥弄著篝火,映得她的臉龐像紅隻果一樣。

  阿媽說,現在的沐浴節,大家都像過林卡一樣,是圖個樂呵。但是小時候,他們是真的抱著治病的目的過沐浴節的。因為當時生活條件差,有病也沒錢醫,所以就很盼望過沐浴節。有些家庭甚至會帶著足夠的食物,在河邊支起帳篷,一泡就泡足7天。

  上岸的人漸漸多了,我和阿媽一家人圍著篝火,吃著自帶的食物。不一會兒,覺究拉就離開了。見我有些疑惑,阿媽的兒媳說,他去那邊打牌去了。順著她的手指,我看見不遠處有十來個男人正圍坐在一起打著紙牌,不時發出喊聲、笑聲。他們周圍,還有幾個男人在進行著摔跤、拳擊等娛樂活動。

  漸漸傳來鍋莊的音樂,阿媽一家人圍著篝火跳起了鍋莊,我也被拉入了她們的隊伍,隨著她們一同跳著、轉著、笑著……

  對著“噶瑪熱格”許個願

  今天的西藏,沐浴節已經有了很多的變化。越來越多的人將沐浴的地點從拉薩河搬到現代的游泳館,在他們看來,用這種新方式過傳統的節日是一種時尚的生活潮流。漸漸地,沐浴節已擺脫了當初的單純意義,成為一個集宗教、娛樂、健身、社交于一體的綜合性社會節日。

  在這秋高氣爽的季節,人們來到美麗的拉薩河畔、年楚河畔、尼洋河畔,還有很多不知名的湖泊等地過沐浴節,用具備清澈、透涼、甘甜、輕松、柔軟、護嗓、無味、潤腸胃八德的河水沐浴,之後頭腦清新、舒筋活骨、強身健體。不僅洗滌了身體,強健了體魄,同時也淨化了靈魂,陶冶了性情。

  同時,在藏俗中還有“水神祈人、沐浴後人丁興旺、平安吉祥”的說法。因此,沐浴節深受人們喜愛。夜漸漸深了,快樂的人群仍在歡快地唱著、跳著、玩著。我也坐在星光之下感受著他們的快樂,藏民族從來就是一個樂觀的民族,不管生活的環境多麼艱苦,藏族同胞都頑強且快樂地生活著。我默默地對著天際的“噶瑪熱格”許下了一個心願,如果真有神靈,如果你真是藥王,請保佑這個快樂的民族,保佑我身邊這一家親切善良的藏族朋友永遠平安、健康!

 

  作者︰天舞雲裳

請留下微評,供更多網友做為旅行參考
推薦內容
最新內容
熱點內容
關于我們 - 預訂須知 - 酒店加盟 - 網站地圖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5-2011一方旅行網 Inc. All rights reserved.